凛音折九

原'看起来抖m的总攻',因为有太太的id相似所以就改成这个啦,是m总本人。(ヽ´ω`)

【照顾生病的他们】 伪全员

失踪人口医院燃情创作,严重ooc

以后的只能见缝插针了


奈布  颈椎炎

庄园里大名鼎鼎的人皇,佣兵奈布·萨贝达,你的爱人,前几天皮断了腿。

艾米丽的建议是照常吃药,但是晚上不能枕枕头。

这对于多年来习惯了军营里偏硬的军枕的奈布来说,的确是太不习惯了。可是没办法,为了早点康复,他只能照做。

在战争中存活,靠的不仅仅是勇敢,还有一点点随机应变。

半夜你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发觉奈布不知不觉中居然枕上了你的枕头。一个枕头对两个人来说未免有些小,你伸手又把他的头推了下去,谁知道奈布居然又将头放了上来,顺手还将你的头扣入怀中。

“乖.........别闹.........”

你被气笑了,到底是谁闹啊,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将他一下子踹到床边。


(奈布:我怕不是个假男朋友........)



约瑟夫  角膜炎

关于摄影师先生到底为什么会得角膜炎,庄园里至今无解。

为了防止他再揉眼睛,你拜托瓦尔莱塔用蛛丝做了一个眼罩。

于是约瑟夫某种意义上和海伦娜平等了(雾)

“小姐.......?你在吗?”他看不见你,只能出声询问。

你看他迷茫的样子,突然生出了恶作剧的念头

你跑到远一点的的地方,装出惊恐的样子叫了一声。

“小姐,小姐!你怎么了?”刚刚还坐着的约瑟夫一跃而起,摸索着循着你的声音跑来。

在碰到你的衣角后,他十分焦急的一把抱住了你,一边还胡乱的在你身上摸上摸下,就当是检查。

“小姐你没事吧!”

你拍了拍他的后背

“没事。”

事后你告诉他真相,约瑟夫沉默着笑了笑。

无论如何,再一次,我还会如此。




照顾?我感觉在玩他们.........m总是个魔人。

感谢观看。


【照顾生病的他们】 伪全员

-失踪人口冒泡之作,严重ooc

-最近天气凉,大家注意不要像我一样生病了


裘克  肠胃炎

大半夜狂怼肥宅快乐水的裘克生病了,是肠胃炎。

你一脸无奈的的看着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裘克,一边为他烧水冲药。“真是的,又不是小孩子了,爱惜自己不会啊。”

裘克眨了眨眼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。

“你怎么都不安慰一下我,好歹我也是个病号啊........”

你懒得和他争辩,走过来把药递给他。

“我已经和里奥请过假了,来,把药吃了。”

裘克慢腾腾的直起身,有些潮湿的手抓住了你即将缩回去的手,语气里透出狡黠。

“那,你喂我。”

你克制极度想打他的冲动,照做了,却没想到裘克一下子把你捞进他怀中。

“陪陪我吧,求你了。”他沙哑的声音钻进你的耳朵。


甘霖娘你见过哪个肠胃炎患者这么孬?!


杰克  发烧

杰克的肤色本来就比较白,因为发烧,就蒙上了一层淡红。眼角还带点泪花,看起来脆弱的很。

“小姐,能不能过来一下。”他发出了可怜兮兮的的声音。

你手拿毛巾,仔细的给杰克搭好,还不忘为他掖紧被子。

“那么请睡觉吧,我的绅士。”你伸手搭上杰克微微发烫的眼睛。

杰克楞了一下,突然摸索着猛地抓住了你的衣角。

“你,要去哪?”

你有点懵,“啊?去找里奥请........”假字还没说出来,你就被杰克狠狠摁在了床头。

“杰克.......你,在干嘛,这样会着凉的。”

杰克将脸埋入你的前胸。

“不要,去,就,待在这里,不好吗?”


大猪蹄子明显是烧傻了好吧.........


先去医院了,剩下的明天再说,再见了大家,祝我好运

他们落泪的场合 伪全员

男儿有泪不轻弹系列四,最后的是约瑟夫和杰克
真香。
严重ooc,下一篇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前篇走个人主页,对角色无个人偏见。

摄影师
明明是恋人,但你们却因工作的关系分隔两地。

他一直在伦敦市里奔波,而你则身处大洋洲海岛。

[号外!大洋洲南部发生特级地震且引发海啸,现有几万人因此丧生!]

正在和雇主聊天的约瑟夫听到后猛然一愣,身体不由自主的晃了晃。

他匆忙和雇主告别,快步走到广场附近买下了最新一期的报纸,上面刊登着一片废墟。

她怎么样了?约瑟夫不知道,他被这个问题折磨着,但根本无法解决。一周的时间,约瑟夫调动自己全部的人脉,拼命的寻找你的消息。

一周后,大英帝国派轮船将自己的国民从灾难中接回。约瑟夫跑到已经人满为患的港口,眼睛搜索着你的身影。

突然,一抹站在甲板边上的红色吸引住了他。那正是你,你冲他笑着挥舞双臂。

约瑟夫好像度过了人生中最长的五分钟,他在喧闹的人群中与你紧紧相拥。

“你没事吧……我真的很担心你……”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,泪水从眼眶中滚滚流出。

你轻轻拭去约瑟夫脸上的眼泪,沉默的吻上他的下巴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杰克
[无论生老病死,无论贫穷富有,你愿意和威廉·艾利斯先生一起生活吗?]神父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响起。

你闭上眼睛,正准备开口,红地毯尽头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。

是杰克。他喘着气,一步步的向你走来,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。

“小姐,你不能这样,你不能这样……”

身边的前锋变了脸色,一把将你拽到身后,厉声对杰克说到:

“杰克先生,你干什么!”

“我干什么……小姐明明是我的!”杰克歇斯底里的叫到,他目光灼灼的看向你。

你觉得有趣,这是你第一次见到这位绅士如此失态的样子,但想到过去痛苦的回忆,你面无表情的开口到:

“回去,杰克,她还在等你。”

这时的前锋用眼神向台下的众人指示着,班恩和里奥一左一右架住了杰克并把他向礼堂外拖。

“小姐,你不能这样,你不能这样!”杰克哭了,眼泪布满他精致的面庞。“你明明是爱我的……不要离开我去找别的男人!”

杰克的声音消失不见后,你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嘴角。

“对不起各位,我们继续。”

哇杰克吹们不要打我,这里的杰克是嗑过药的
感谢观看,暂完。

他们落泪的场合。 伪全员

男儿有泪不轻弹系列三,这次的是黑白无常和瑟维
真香。
严重ooc,前两篇走个人主页,原谅我不会用链接


黑白无常
你要离开庄园回去处理一下私事,这是已经和庄园主商量好的事情。但鉴于不是特别急,庄园主提议让你参加一场游戏,赢了的话就可以马上走,输了就再等半年,毕竟庄园可不是能轻易出入的。

你同意了,想着也可以磨练一下自己的身体。

庄园里的大家都很理解你,有些还让你顺便捎带一些特产。

但无常两兄弟根本不能理解,他们显得格外偏激,轮流做你的工作让你不要离开。

你觉得好笑。

不过很巧,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他们。

你用尽所有力气奔跑,甚至是一手拿信号枪一手拿针管的跑。但无常们却显得毫不留情,硬是开局没多久就剩你一个人了。

你被谢必安砍了一刀,踉踉跄跄的跑到地窖前。翻下去的那一瞬间,你被锋利的伞尖挑了起来。

“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……”你很无奈的样子。

下一秒,伞的主人把你使劲抱住。你抬头看向他,脸的颜色在不断变化,但一直在流泪止也止不住。

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总是在害怕。

“我求求你,我求求你!不要走好不好……”

你叹了口气,两个小傻子。


魔术师
瑟维喝醉了。

但你关注的焦点不是这个,瑟维和你的性别互换了。

你看着眼前床上躺着的,媚眼如丝的女人,气的语无伦次。

“你去找菲欧娜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!”

“别生气,亲爱的,体验一下别的情趣不也是挺不错的嘛。”瑟维坐起来,伸出胳膊搂住了你的腰然后不安分的乱摸起来。

你现在毕竟是个真正的男人,身体多少还是起了些反应,一想到不听话的他,向下便推倒了他。

“报仇的时候到了。”

面前的瑟维脸色潮红,他爬过来,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。

“嗯,嘶……………”

他忍不住喘起气来,因为愉悦而产生的生理泪水从眼眶中滚滚流出。

“疼?”你玩味的看着他的样子。

“亲爱的,你可真坏。”瑟维趴在你的身上微笑着。




感觉有点偏心瑟维了
感谢观看
在下争取在开学前更完。


他们落泪的场合 伪全员

男儿有泪不轻弹系列二,你们要的裘克和哈斯塔
真香。
严重ooc




小丑
这是一场在军工厂进行的,再正常不过的游戏,监管者是裘克。




你因为向奈布和克利切请教过,所以对裘克的火箭已经不是那么力不从心了。




但是,今天你大意了。




“咚!”你被裘克的火箭顶的一下子重重的装在了石头上。而你,愣是一声不吭,身子软了下来,血液也出现在额头,明显是撞晕了。




裘克害怕起来,这局没有艾米丽,而他无法终止游戏。于是他只得一直紧紧攥着你的手。




“喂!喂!”




没有回答,你的意识还有些模糊。

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你醒了,张开嘴费力的挤出声音来。




“臭靓仔,下手总是那么重……”




裘克难得没有反驳,你对上他的眼睛,发现其中全是泪水。




“我还以为,我亲手杀了你。”他一字一顿,随即伏在你腹上大哭起来,但怀有的是满满的欣喜。




黄衣之主
你同他相爱的事情被人们发现了,作为惩罚,你以惑神的女巫之罪名被处以火刑。




哈斯塔无能为力,而且被残忍的邀请去见证你的死亡。




火光摇曳中,你看到了远处的他,忍着痛拼命向那个方向挥手笑着说:




“再见,哈斯塔,我永远爱你!”




爱是牺牲。




哈斯塔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人类的样子。




神明不会为了人类悲伤。




但,嘴里的感觉,是咸的,并且咸的发苦发涩。




“吾……”他低下头,看着那片火光。




自己正在流泪,哈斯塔心里清楚,而且是一滴一滴的流泪。




“吾,也是…………”




声音很小,似乎谁都没听见。




剩下的人会陆续更的,感谢你们的观看。
裘克篇改编自本人真实故事

他们落泪的场合。 伪全员

男儿有泪不轻弹系列一,皮皇主打
真香。
严重ooc注意,在下不是有意要虐皮皮善的

慈善家
克利切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,可能是失去左眼,可能是离开孤儿院。

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事实上他现在在红教堂的角落里嚎啕大哭着。原因很简单,他爱的那个女孩,因为他的失误永远无法回来了。

“呜啊…………”克利切狠狠吸了一口气,眼泪又开始从已经红肿的眼眶中流出。

“克利切是……没用的……的”他的嗓子彻底哑了。

佣兵
坚强的军人不会哭泣。
应该。

“啪嗒。”一滴眼泪落在了奈布的领口,毫无征兆的。

“哎哎哎?!”站在对面的你慌了起来,男孩子突然哭了怎么办急在线等。

“花,不喜欢吗?”你怯生生的开口说到。

奈布并没有回答,他只是轻轻的抹了抹自己的眼睛,笑容像变戏法一样出现。

“没有,这是我家乡的花,触景生情罢了。”
“还有,谢谢你的花。”



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儿……你们还想看谁哭呢?
评论里告诉我吧(*¯︶¯*)
感谢观看哦(鞠躬)

当你们老了

·在下军训回来了哈哈哈呸
·前几天回奶奶家想出的梗,果然换个地方梗就有了
·严重ooc,可能是陈年老糖了

前锋
你们的儿子一如他当年作为运动员活跃在运动场上,他的每一次比赛你们都会来。

"我真想再参加一次比赛。"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白线上,语气很淡。
你察觉到他的惆怅,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似得开口:
"可你已经不年轻了,威廉,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。现在的胜利,是属于你儿子的。"

"我知道。"他偏头无声的笑了,时间冷却了他的热血。

突然,场上传来一阵嘈杂。你定睛一看,原来是儿子在起哄的队友中抱起了他的恋人。
"像我们当年一样。"你的嘴角微微上扬。

"不,你当年比那姑娘美多了。"他揽过你说到。



律师
他本来就近视,现在视力更是不好了,看什么都觉得模糊。
而你们的儿子深信这一点,经常搞一些不大不小的恶作剧出来。

他似乎真的没有察觉到。

又是一个午后,你们一家三口在客厅安静的干着各自的事情。儿子突然笑嘻嘻的开口问他:"爸爸,你是不是看什么都不清楚啊?"

你弯着嘴角微微一笑,想着他要如何回答这个"不太友好"的问题。

"臭小子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妈为了给你收拾烂摊子手都伤了。下次你要再敢这样,我就让你抄一下午法律条文。"

他推了推眼镜,波澜不惊的回复。

当你因为开学要先离开一段时间 D5伪全员

·如你们所见在下要军训了所以还有几人可能几周后补上对不起了(´・ω・`)!
·严重ooc,真不想开学系列。

律师
身为文职人员的弗雷迪比其他人更清楚教育的重要性,他对此丝毫不意外。
但律师所谓的“冷静”,在你向他郑重告别时土崩瓦解。
“莱利先生……?”你发现弗雷迪在看着你发呆,不由得出声询问。
他回过神来,伸手推了推眼镜。
“没什么,你要好好对待学业,还有……”
一向巧舌如簧的弗雷迪居然语塞了,心中的感情喷薄而出。
“你……还会回来的吧?”
“嗯,会的。”你点头。
“那你能再叫一声我的名字吗?”律师发出了他卑微的请求。
“珍重,弗雷迪。”
“你也是,我爱你。”他微微颔首。

杰克
“意思是,小姐要离开我一段时间了吗?”听完你的解释后,坐在你身边的绅士颇有惊讶的得出结论。
你看着他的双眼,轻轻点头。
空气一下子凝固了,你们久久没有说话。
突然,杰克向你快步走来并一把抱住了你,略带沙哑的声音萦绕在你耳畔。
“那,答应我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你有些心疼,轻轻蹭了蹭他下巴。
“好的,你也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为难自己了。”
杰克低低的笑出声,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他将嘴唇贴在你的眼角。
“小姐可别忘了我哦。”

特别篇
侦探
“你的情况我大概清楚了。”他还是坐在扶手椅上。
“嗯,那再见,奥尔菲斯先生。”你转身准备离开。
“再会,我亲爱的推演者小姐。”奥尔菲斯的声音传来,其中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哽咽。

感谢观看(鞠躬)
一直以来谢谢各位的支持与关注了

夭寿了,新来的牛仔背着你跑了! 2 伪全员×你

·严重ooc,今天的牛仔先生依旧很可怜
·前篇走个人主页


佣兵
奈布之前对这位“侠义心肠”的牛仔有点敬意的,他感觉牛仔是个英雄。
因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,这一局你感觉十分力不从心。于是你决定采用迂回战术,修完一个机就马上躲柜子。这一招屡试不爽,但在还剩3个密码机时出了纰漏。
多一个心眼的蜘蛛打开了你所在的柜子。
你挣扎一番终于逃脱,奈何找不到针管,一直忙着瞎跑。
“小姐我来了!”牛仔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扛起你就跑,这让一边准备救你的奈布略略不爽。他明显移动的比牛仔快,一直在催着牛仔。
“我带她走吧。”
“没事的佣兵兄弟,这是我的义务。”
“义务……是吧。”奈布说着就弄了个爆米花。


“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牛仔倒地,奈布牵着你跑了。
牛仔懵逼.jpq.


鹿头
两钩相见,分外眼红。
“你把她放下来!”班恩在板子后面喊到。
“不行!比起放下小姐我还不如死!”牛仔理直气壮的一边找地窖一边回答。
“牛仔先生不要说这种话啊!”你惊恐的拍着牛仔的左肩,看着红光越来越近。
接下来的过程让人无语,班恩一钩子把你钩过来,牛仔再一鞭子把你拉回去,一来一往,你的衣服后面都被撕开了几道口。
“小姐你先披一下!”牛仔说着解下自己的大围巾递给你。
“你敢!”班恩气出了一刀斩。


送走了牛仔,你坐在地上看着班恩
“班、班恩……”你有点底气不足的出声
“回去吧。”班恩把你裹紧了一些,抱起来向庄园走去。


应该还有后续……
感谢观看(鞠躬)

夭寿了,新来的牛仔背着你跑了! 伪全员×你

·严重ooc,个人很期待牛仔实装
·祝食用愉快( •̀∀•́ )

小丑
老早就从其他人口中听说了牛仔,但一直没见到,所以不以为然。
看到这局有你的裘克在椅子上开心的哼着歌。
一上场他就开了聆听,发现你在圣心医院的二楼就也上去了,却发现你和牛仔在一起。
“小姐快走!监管者来了!”牛仔一个转身把你扛起来,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裘克懵逼jag.
“哼,小样,看老子猛男(呸!)火箭冲刺!”

“那个,牛仔先生?把我放下来吧。”你被弄的一颠一颠的说到。
“这怎么可以!监管者还在后面呢!”牛仔自然不答应。
“不是,我觉得我得报答(保护)您啊。”你看着不远处的红光,为难的补充着。

“她承蒙你照顾了,接下来就让我好好谢♂谢你吧。”裘克笑的恐怖。
(牛仔:我、我先走了……)

冒险家
这局的监管者是厂长,你从船上一下来就遇到了他。woc我也太倒霉了吧!你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翻着窗。
“小姐不怕,我来救你了!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扛了起来。
“是牛仔先生吗?谢谢你。”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“没事,为女士服务是我的义务。”牛仔爽朗的说到。
这时,你突然看到了一个不明物体。
“库、库特……?!”你小声问到。
果然是冒险家,他变小了,正死死抓在牛仔的……裤腰上?!
“你在看嘛啊,这样牛仔先生会摔倒吧!”你有些疑惑。
“摔倒正好,他一倒我就变回来带你走,顺便把监管者引来。”库特面无表情的说到。

至于那天牛仔到底摔倒没有,至今是个谜。

未未未未未未完待续!在下会填坑的!
感谢观看(鞠躬)